当前位置: 心雅首页 >散文 >心情散文 >

又是一年杨梅成熟时

选择阅读字体大小:[ ] 时间:2016年10月18日 10:40 来源:心雅文学网 投稿 作者:千千劫 终审编辑:心雅文学网

梅雨季节雨淅淅沥沥,一股莫名的忧伤把思绪拽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母亲背上襁褓中妹妹还在沉沉睡着,我六岁,姐姐十岁,栽完了一天的秧,太阳还不舍得西沉,我和姐姐嚷着要吃杨梅,母亲拗不过我们姐妹两,娘儿四个爬上一条山沟,来到了一个山岭的一棵杨梅树下。

这棵杨梅树以这样的姿势挺立在这里有很久远的年月了。主干粗壮,我和姐姐手拉手是合抱不过来的,树很高,母亲站着,踮起脚,往上伸直了手臂也仍旧触摸不到分出枝杈的地方。因为这样,我们才来时就根本没打算要爬上树去摘杨梅的。

杨梅这种水果有个特性,不像桃子一般吃不好会拉肚子。这棵杨梅树又是稀有的品种,我们称为白杨梅,成熟了的果实晶莹剔透犹如颗颗水晶般美丽漂亮诱惑并刺激着人的味蕾,就算瓜熟蒂落掉在地上的杨梅只要还不腐烂,拿到山涧石缝里泠泠流出的山泉水冲洗一下还是可以吃的。

我们是捡得很多了的,无需用水冲洗,用嘴吹吹,吹掉了粘在杨梅上的一些叶子与草籽后,可以连核粒一起吃的,吃着吃着的姐姐仰着头,她更垂涎树上的杨梅,杨梅是熟透了的,要是这时偶然刮起一阵风,幸许摇晃的树会施舍着掉下几颗新鲜的杨梅,母亲背着妹妹靠近树干去,用手掌使劲地去摇,可杨梅树巍然不动,倒是把妹妹给摇醒了然后一个劲儿哇哇哭。母亲也无力了,我们不无遗憾地准备离开这里。

正在这时侯,树丛里响动了几声,我还以为是我父亲找我家的耕牛蹿到这来了,但不是,是我们村里另一个家族的别姓中年男人,以前我们是叫他表舅的,这样叫完全是出于礼貌因为我们和他没沾一点亲也没带一点故。
   他见到我们在捡杨梅,也从地上捡了一颗,吹也不吹就吃了,我没见他皱一下脸,毕竟这成熟了的杨梅太甜了。他三两下就爬上树去了,靠近他的杨梅都成了他的猎物进了他的胃,他又往外枝挪了挪脚,伸了伸手,没够着,在树下的我们见此情景就以为他要下树了。

我们和娘做梦也没有想到,灾难亦步亦趋地来到了我们身边,并瞄准了生性善良的我的母亲。我只听到丁丁丁几声响,然后是刺耳的炸裂声最后是我母亲惨叫的声音,接着是受了惊吓的妹妹哭叫声,又有姐姐直呼娘啊娘啊的声音,我胡里胡涂地也被吓哭了。看见母亲扑爬在地上晕过去了,旁边直挺挻躺着一大枝桠杨梅,是刚才那个人用刀从树上砍掉下来的,不偏不倚击中了母亲的脑门,流血了,我可怜的母亲,脸色惨白。

那个人匆忙从树上爬下来,估计也慌张得要死,我和姐姐摇着母亲哭,好久母亲才醒了过来。母亲头上仍旧有血流出,那个人看了后无限愧疚,从旁边抓过来一枝芒萁,他把叶子勒下来放在嘴里嚼烂,把它敷在我母亲头上,这才止了血。夕阳西下了,不知什么时候刚才呱呱呱叫的乌鸦早已悄无声息了。
   我不知道我们是怎样回到家的,夜里10点钟了,我奶奶义愤填膺地到那个人的家里去兴师问罪。在那样的年月里,家家户户都穷得很,奶奶回来时,手里捧着个瓦制的碗,碗里盛有一半碗的酒。奶奶说这是他家拿这些酒来算是补偿我们母亲的。

从这以后,我和姐姐特别恨这个人,也不待见他们家的几个孩子。尽管这几个孩子年龄都与我们几姊妹相仿。父亲也咽不下这口气,总是交代我们,路过他家门口时不要瞅向他家一眼,路上迎面碰着他们家任何一个人都不要问,可以的话还要吐一口口水给淹死他们。
   记忆中,母亲在家休养了半个多月,结局是母亲脑袋上留下一块疤痕,头发再也没有从这个受了伤的地方长出来过。那阵子,母亲每次给我们几姊妹梳好了头,又给自己梳时,总要用手抚摸好一阵子没了头发光秃秃的地方,再长长叹了一口气,再把头发拢过来盖住那个地方才挽鬏。末了还习惯了包上头帕子,母亲极力不想让别人看到,我想母亲也爱美呀

一年又一年,我们长大了,我们仍旧喜欢吃杨梅,但我们绝对不再到那棵杨梅树下去捡杨梅,每逢天气变化时母亲的头仍旧习惯性地发痛。我们和那个人以及他家的人都成了熟悉的陌生人。其实就这样彼此相安无事日子也就悄无声息过下去了。

可是,我和姐姐在寨子里玩耍,听到一个消息,说是那个人的儿子去广东打工,工种是炸岩石,一次作业时不小心,岩石滚下来,当场就把他家的唯一男孩子给砸死了。我和姐姐拍着手笑着跑回家告诉母亲,母亲迅速呵止了我们。责怪我们幸灾乐祸,谴责我们落井下石。

他家发生这次变故后,那个人一夜之间白了头,本来挺直的身板不知怎的也拦腰折断了一样,走路腰弯成了90度的姿势。看上去是那么的苍老那么的可怜。我说过我母亲生性善良,她教导我和姐姐,别记恨他们了,他们也不容易。我和姐姐都是多么听话的孩子呀,于是我们像开始时听父亲的话要与他家为敌一样我们也听母亲的话从心里慢慢原谅了他家。

是的,人与人之间不可以永远存有芥蒂的,能忍则要忍一忍,能让则要让一让,或许有一天你曾经的忍让会以另外的方式来造福自己。

世事就是这么纷繁这么奇怪,这家的大女儿现在嫁给了我家二叔的儿子,成了我家二嫂。这几年,我大姐跟随姐夫外出打工谋生几年不曾回家了,我远嫁他乡执鞭教坛也无法抽身回去,弟弟妹妹也都在外地工作。我父母年岁渐老,可他们不舍荒废家中的那一亩三分地,仍是日夜操劳着,农忙时节活路催赶时,忙完了自家活儿的二嫂热情地帮我父母干活儿。有笋子的季节二嫂去讨笋子总会乐意给我父母分一把笋子;去讨蕨菜也愿意帮我父母讨一大把蕨菜;杨梅成熟的季节二嫂去讨杨梅来,也总乐意分杨梅给我父母吃。

去年暑假我回家小住了一段时间,和母亲聊起了这件事,我说这或许是二嫂为当年她父亲所做的事感到惭愧而想赎罪吧。母亲说,也许是也许不是,你二嫂对他公公婆婆都很孝顺,大嫂三嫂四嫂心肠要硬些,母亲既然这样说了我也不便说什么了。

    又是一年杨梅成熟季,科技杨梅红得发乌,不论是在街上买来吃,还是到果农地里摘杨梅,我总是不经意间想起了童年的这些往事。梅雨季节雨儿依旧淅淅沥沥,上课铃声把思绪生生给扯了回来。

(终审编辑:心雅文学网) 本文首发心雅文学网:http://ourwaterlog.com/wen/23675.html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点击下载:

如果你支持本站的发展,请下载该word文档,复制文档的全部内容并将其发表在第三方平台,您的每一份传播,都会为心雅的发展及壮大贡献一份力量.




  • 上一篇:请辞书       下一篇:书香依旧
  • 发表评论
    阅读本文后有什么感受?请在下面发表您的看法吧!
    用户名:
    作者资料
    千千劫 进入作者空间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作者积分:8 作者金币:0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6-10-16 07:10 最后登录:2018-01-11 23:01
    您可能也喜欢这些文章
    • 生如夏花 死如秋叶

      题记: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h like autumn leaves 泰...

    • 看开才会幸福

      看开,才有快乐 憨子说,生活容易不容易,关键看你怎么活。 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总会...

    • 一个人的文字

      一个人的文字 文 / 唐赳 有文友问我 : 炊烟,你的文字细腻优美,文字之下皆有情动。每...

    • 漫漫人生路,总会错几步。

      有人说:“人生如棋,一步错则步步错”可我却认为这样的比喻太过决绝,多少有些危言耸...

    • 做文字四季的女子

      文字的春天,飘过眼前。 你如花,芳香迷人。当我走到你身旁,便不由的被你吸引。你是...

    • 每个人,都孤独

      一个人行走于光阴的陌上,有流年的风轻轻吹过,遇到的虽不都是姹紫嫣红的风景,却也是...

    • 话秋

      有人说:一叶知秋,不错的。看那一叶飘零舞在秋风里的,不是落花的唯美,也不是艳阳高...

    • 独意.清欢

      一个女子,走在现实里,不张扬,不浓艳,个性不鲜明,并不惹人注目。若只与她擦肩而过...

    • 划过流年的文字

      划过流年的文字 (甘肃康乐县 马晓春) 初春的阳光,明媚柔弱,温情亮丽。窗外,换上...

    • 故乡情

      文∕凤鸣 我的故乡在山里,这里群山环抱、峰峦叠嶂、山清水秀,溪水潺潺、农舍星星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