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心雅首页 >散文 >亲情散文 >

我在双节里想念姐姐

选择阅读字体大小:[ ] 时间:2020年12月21日 08:47 来源: 投稿 作者:钟帆 终审编辑:鱼儿姑娘Forever
今年的中秋节和国庆节是同一天,都在十月一日,白天过国庆节,夜晚过中秋节,双节同庆,祝福祖国七十一岁华诞,共庆亲人团圆,阖家欢乐。
中秋巧遇国庆节,双节相牵、喜事连连。也正是因为双节叠加,今年的国庆长假增加一天,连休八日,成了名副其实的超长假期。
在这个人间团圆、喜庆祥和的双节期间,过节喜庆自不必多说,但我更想念我的亲人,包括我的先祖、父母亲、长辈,以及我的亲姐姐。他们已经完成了属于自己的历史使命,全都作古,已经过世。现在天国里,高高地挂在星空中,静静的看着我们,护卫着我们。
人类在一代又一代的延续传承过程中,以血缘为纽带,形成的辈分、长幼秩序,构成了人类文明的基础。它不仅稳定家庭关系,明确定义九族,而且在传承过程中形成一个完整的繁衍链条,把我们每一个人都牢牢地定位在这根链条之上的某一处。
一代人,应有一代人的追求,一代人,应有一代人的梦想。只要有希望存在,人们就会为之奋斗不息,以百分之二百的努力去拼搏、去奋斗,以便实现特定历史时期一代人自己的追求和价值,真应了“幸福是奋斗出来的”那句话。
我们家,是典型的传统家庭,祖居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大槐树乡,据钟宗善公这一支脉家谱记载,1768年钟克攸公等修谱了前四百八十余年,由钟宗善这一支脉一世到十四世繁衍经历,这部宗族史共记载三卷,一卷载谱引,源流,序、篆修、宗谱序。钟氏宗谱凡例,家规家训、朱子格言、礼寇、原派、续派,二、三卷记载各房世系,由于清朝战乱1789年立顺公带子迁秦(现陕西省镇安县凤凰咀)。1820年明德公带子迁宁陕县,先扎驻关口(现新城)扦占为业。后迁旱坝、接着迁鱼塘(小地名钟家湾子)。
钟氏先祖为避战乱,从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迁居陕西省镇安县凤凰嘴,后迁移至陕西省安康市宁陕县,先后在新城、旱坝、鱼塘、关口街定居,历经二十二代子孙,至今已有四百多年。其中:前二十代钟姓人均以农耕为业,耕读传家,积淀了勤劳、俭朴、坚韧、善良、克己、向学之传统美德。新中国成立后,近二三代钟姓人中,紧跟国家兴旺发达,日益强盛之步伐,钟氏家族也改传统单一务农谋生之路,有敬业于国家党政、文教、士农工商各个领域,为社会贡献出聪明才智和巨大力量,亦有奋发有为,迎难而上,与时俱进,开拓创新的时代品质,今日钟氏家族沐浴国家雨露阳光,族员精神焕发,继往开来,创造更加灿烂辉煌的未来。
钟氏家族近代史中文人极少,大都是忠厚老实善良淳朴的庄稼人。到了民国中叶,出了一个文化人钟金鈅公(我的祖父,其传略见《宁陕县志》。西安陆军测量学校毕业,随冯玉祥部队两年,由陕南转战河南开封,任河南印刷局长5年,继到山东任民政厅委员。抗日战争爆发,回陕西任民政厅委员、汉中第五行政专员公署任禁烟督察专员。1941年在西安教育长训练班学习半年,调西乡县地方行政干部训练所任上校教育长。1945年,其子钟坊堡接父回宁陕,欢度春节期间,城关乡长鲍必成请钟赴宴闲谈抗日战争胜利,钟被众推选向县长施德广为民请愿。春节理应唱戏庆祝,施以四亩地、东江口等地有共产党活动,不允。钟带酒兴再三要求而触犯施妻刘幕荣,逼迫县长施德广以钟私入官寓,胁迫公务人员执行公务罪,判刑11年。钟被关押不服,向安康中级法院申诉,服刑数月,被宣判无罪释放。回家路经石泉,被石泉县参议长杨坤生和参议员杨万里及中学校长杨云峰挽留,任石泉参议会秘书兼任石泉县简报编辑。1949年底,桂超亚接任宁陕县长,派梁桂成前往石泉接钟回县,担任秘书。1960年钟同周八如到石泉编写县志,1961年分县回本县担任宁陕人民代表和人民政府委员,1967年因病去世,享年78岁),因生活贫困未能承担务谱一事;建国初又出一个钟坊堡公(我的父亲,学历初小,曾在甘肃省武威等地供销合作社工作,后因冤假错案,回家务农,勤劳善良,德高望重),族人多次请其修谱,因尚未提供经费,多次拖辞未修;2005年自前辈文化人坊堡公谢逝后,退了休的文化人嘉鑫公(我的哥哥,大大的独儿子,我的大哥曾过继给我大大,只为好带大我的这位堂屋哥哥)主动承担修谱一事,嘉涛公(我的同族兄弟,县教育体育和科技局工作)主动承担打印家谱之事,嘉焜公(本人,学历本科,宁陕中学语文五级高级教师,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查阅众多资料,公广征博引,校阅修订家谱。
从我记事起,就知道父母亲双方上有老人,中有兄弟姐妹,下有子女。但那时由于我自己年龄太小,少不更事,印象中我见过爹爹(祖父钟金钥)、奶奶(祖母袁光惟),还有家公(外公徐某,杀猪匠)、家婆(外婆某某)。父亲这边我有两个长辈:一位是我的父亲(钟芳堡,因病已故,享年八十一岁),他还有一个妹妹(我的姑姑钟芳芬,因病已故,享年七十多岁);母亲那边有三位长辈:一位是我的母亲,(徐友兰,因病已故,享年五十八岁),一位是我的姨娘(徐和春,因刑事案件遇害身故,享年七十多岁),一位是我的舅舅(徐和兴,小名满生,因病已故,享年六十四岁)。
我的父母亲养育了我们四个子女,我的头上,有一位大哥(钟生荣,曾任县木器厂厂长,从木器厂退休)、一位姐姐(钟晓香,曾任县房管所所长,从县城建局退休),我处在老三的位置,下面有一位残疾的兄弟(钟嘉禾)。
据我听母亲讲,姐姐出生后,我祖父给起名字,叫钟小梅,我的母亲说:我的女儿才不霉呢!我的女儿可香了。于是姐姐的名字就叫做钟晓香。
现在,我的祖父母、外祖父母,我的父母亲以及他(她)的兄弟姐们都已作古,他们都到天堂里团聚去了。每到每年的元宵节(农历正月十五)、清明节(公历4月5日)、中元节(农历七月十五)、除夕(农历腊月三十晚上)等时间节点上,我们后辈都会到祖父母、父母坟前,或是在夜深人静的交叉路口,或是在河边等处,烧纸祭奠,禀告先人,祈求福荫。
时光如梭,风驰电掣,弹指一挥间。时至今日,我大哥已过七十四岁了,儿孙满堂;我也过了五十八岁,外孙子已经两岁多了;小兄弟也满了五十五岁,女儿已成人,大学本科毕业,自己创业、待嫁。
在我们姊妹四人当中,我的姐姐是唯一的女孩子,位于老二的位置,上有父母照应、有大哥的呵护,下有我们兄弟二人的敬仰与爱护,她处在中间的位置,可是我们全家的宝贝疙瘩,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是我可亲可敬的好姐姐。
我的姐姐,是多么优秀的一个人呀!她虽不算什么大家闺秀,但绝对端庄、秀丽、聪明、漂亮,也算得上是小家碧玉,美人一枚了。
我们一家,原本是居民户口,但那时,由于物质生活条件有限,加上三年自然灾害,一家人缺少食物,东挪西凑也不是办法,到底应该咋办,何去何从?
人的生存是第一位的,要想吃饱饭,就得手里有粮食,粮食哪里来?就全靠劳动,辛勤种地,在土里刨食,哪怕开荒种地也是可以的。几经考量,父亲不得已转为菜农,我们的户口就由居民变成了农民。
在那个特定的年代,农民比市民要强得多,有一定的优越感,首先是拥有土地,有了土地,就可以打粮食,自己有了粮食,心里就不会慌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己经营,自给自足。其次是顺应农时,春种夏收、春种秋收,还有三夏大忙、午季作物,夏种秋收,秋天杂粮等,即便是到了冬季,一些作物也提前被种在了地里,等到来年春季,就可以尝鲜了。可以说有了土地,一年四季,不时有新鲜收获,这就可以满足生存需要了。再次就是要勤劳,放下身架,躬耕劳作,不误农时,及时耕种,施肥锄草,强化田间管理,只要付出了,就会有回报。
我的姐姐聪明伶俐、端庄秀丽,比别的女孩子具有很高的悟性。她刻苦自励,非常好学。在努力学习文化知识过程中,不仅写得一手漂亮的好字,还会画出一幅美妙绝伦的图画。她还是一位比较活跃的文艺分子,她人美心善、唱歌跳舞样样精通,都能手到擒来。她经常独自一人为集体办板报、搞宣传,写字、插图从不求人,全部自己搞定。
我姐姐她一直以来都十分要强,初中毕业后,返乡务农,在农村这个广阔天地里,接受农民朋友的再教育。不管是参加农业生产劳动,还是参加文艺汇演,他都是人们心中的英雄,总能大展身手、凯旋而归。她表现出来的的卓越才能,不仅锻炼了她、增加了不少名气,而且也为后来跳出农门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那个时候,大学、中专毕业生十分稀少,就连初中生也不是很多,随着社会事业百废待兴,各行各业需要大量的有文化,有本领的各类人才,每年都会从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和返乡务农的青年农民中,遴选根红苗正的优秀青年,推荐参加招干、招工考试。通过考试和政审,成为上班拿工资的建设者和接班人。
我姐姐是从生产队的加工厂,考到县公路段三官庙道班,先后在三官庙、梁家庄、江口、大堰沟等道班和公路段工作,也曾当过一段时间交警。她有着清秀的脸庞,乌黑的眼睛,匀称的身材,铿锵玫瑰,长发飘飘,亭亭玉立,飒爽英姿,也算是一支警花。
在公路段工作期间,与姐夫(胡森,曾任县旅游局局长,从旅游局退休)同在一个单位,他们相识、相知、相爱,坠入爱河,姐姐后又调入县汽车运输公司,从事财务管理工作,同姐夫在关口下街县运司职工宿舍结婚。再后来,姐又从县运司调入县自来水厂,继续财务管理工作。最后又从自来水厂调入县城建局房管所,从事财务管理工作。其间参加省财政厅财务管理大专班学习,取得大专毕业文凭。因其长期从事会计工作,熟悉单位经济成本核算和运行管理,表现出卓越的管理才能,被组织安排接替柴天福担任房管所所长多年,直至退休。
在担任房管所所长期间,她的才能得到充分释放。她不仅把房管所内外事物打理的井井有条,而且还率先将房管所创建成县级文明单位,开创了系统下属单位在系统内部开展文明细胞创建之先河。
姐姐的真才实学,看得见摸的着,她也给我做了好榜样。这一时期,她的许多文章也被安康日报正报和城乡经济特刊刊发,宣传效果不错。
我的父亲能写会算,也能顺利的看书读报,还时常为别人代写书信、申请、诉状等日常应用文和法律文书,是当时生产队的记工员。我的母亲是一位平凡普通的家庭妇女,但她身上表现出来的伟大母爱,确实令人感动和终身难忘。母亲的过早离世,成为我们子女心中最大的痛。要是能用我的寿命去延续母亲的寿命,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以折寿的方式换回我的母亲,毕竟母亲大人还没有六十岁,还没活到一个甲子呀!
与母亲相比,我的姐姐是幸运的、幸福的。姐姐与姐夫情深义厚、相濡以沫,共同走过了四十多年的光阴,养育了一对儿女,子女双全,且都大学(中专)毕业,也都成家立业,孙子、外孙女膝前撒欢。
在这样好的时间里,我姐姐确实不该不顾及亲情,丢下亲人、丢下我们,走的那么急迫,走得那么决绝。姐姐,我亲爱的姐姐,我好想念您呀!尤其是在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与公历十月一日国庆节相逢的这个双节里,国家与小家共欢同庆,祝福祖国繁荣富强、欣欣向荣,庆祝小家花好月圆,人间团圆的美好时刻。我太想您了,我的可亲可敬可爱的好姐姐。
能与您做姊妹,是上天得机缘巧合,也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可以说:这是天意,也是人愿。是父母付出的精力和心血,是血缘把我们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父母把我们含辛茹苦的养大成人,各自成家立业,我们相互之间才是最亲最近的人呀,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
我十分幸运遇上您这么一位好姐姐,能做你的兄弟,我感到幸福与骄傲。
我姐姐饱受病痛的折磨,在她六十七岁生日之后的三个月里,也就是今年春季一月九日不幸离世,享年六十八岁(1952年10月至2020年1月)。
 生离死别的滋味让人难以割舍,让人痛彻心扉。姐姐她在我们同辈之间是第一个去世的人。姐姐的过世以致我们四姊妹从今年开始,再也不可能团聚在一起了。
六十八岁虽说不算短命,活过了一轮甲子,但是在如今社会经济条件下,现代医疗技术发达,人活过七八十岁也不算什么稀奇,更何况现如今我们中国人的平均寿命也达到七十多岁(2016年男性75岁,女性77岁),按现在的经济、医疗条件来说,姐姐还有十多年的活头。她的突然离世,让我猝不及防、始料未及。
一月九日下午,屋外下着纷纷扬扬的雪花,我的一家人在职中新房里经管外孙子。孙子齐旭橦睡午觉,大人们无事干,突然手机铃声响个不停,接通电话,小兄弟嘉禾说:姐姐下午刚刚走了。这会儿,哥哥和李豆子在家里,胡凯、胡莹他们正在往家里赶。
我当时就蒙了,觉得头好大呀!我姐姐咋就没了呢?她不是好好的配合医生治疗,按时吃药、按时到医院里透析的吗?只不过每周透析的次数有点偏多,不得少于三次,基本上是隔一天就要到医院里去透析一次,否则人就不舒服,身体就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
自从姐姐患上肾病以来,有一个由轻及重的过程,开始时搭支架、疏通血管,到后来透析,由一周一次逐渐变为一周三次,期间没有少吃药,中西医都看了个遍,还购买了许多医保范围外的进口药物,可是最终效果都不理想,病情起色不大。
姐姐的过世,成了我心中唯一的痛。我们是通过血缘联系在一起,在心底打上了深深的络印。也许我对姐姐的思念将会陪伴我的余生,一直到我终老死去,否则,我不会忘了我有一位可亲可爱的好姐姐。
拿什么来报答你呀?我的父母,我的亲人。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姐姐是我们四姊妹中第一个到天国里看望父母亲的人,她又回到父母身边做她们的女儿去了。他们在天上团圆,我们在地上思念。
姐姐,我的好姐姐,我还没与你把姊妹做够,我还要做你的小兄弟。姐姐,你一定要答应我、等着我,也许再过十年、二十年后,我就会到天上看望你、看望父母亲,以及我们的先祖、长辈,我们共同做父母的好儿女,做钟氏族人的好后生。
姐姐,我与你约定这辈子我将在相思中度过余生,下辈子我们还做姊妹,我还要做你的兄弟。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如今,姐姐她已经去世近三百天了,即将满十个月。在这十个月里,我始终认为:我的姐姐还没有离我远去,她还是那样亲切、那样美丽、那样可敬可爱,他的音容笑貌始终在我们的生活里,留下许多清晰的记忆。
 
 
 
                                        钟嘉焜
                                   2020年10月1

(终审编辑:鱼儿姑娘Forever) 本文首发心雅文学网:http://ourwaterlog.com/wen/31980.html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点击下载:

如果你支持本站的发展,请下载该word文档,复制文档的全部内容并将其发表在第三方平台,您的每一份传播,都会为心雅的发展及壮大贡献一份力量.




  • 上一篇:城与人生(4次修改)       下一篇:没有了
  • 发表评论
    阅读本文后有什么感受?请在下面发表您的看法吧!
    用户名:
    作者资料
    钟帆 进入作者空间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作者积分:207 作者金币:0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3-07-24 16:07 最后登录:2021-01-13 19:01
    您可能也喜欢这些文章
    • 那年月,那巧手,那滋味

      一 史铁生在《合欢树》里写道:坐在小公园安静的树林里,闭上眼睛,想,上帝为什么早...

    • 大爱无言,真爱无语

      虽只是十四,但月儿已经圆了。这两天没有霾,夜的空很清爽,透着一些淡淡的蓝。月亮浮...

    • 丝丝雨儿情,悠悠母爱深

      (一)初夏,雨轻轻漫漫的撒向人间。那样轻柔、凉快。天空的的云朵穿上了淡黑色的衣服...

    • 回娘家

      回娘家 文/清风淡雅 马年已至,按照习俗,正月初二,必须回娘家,给老人拜年。 今天早...

    • 母亲的菜刀

      菜刀是母亲每天必使用的工具。这把刀,已经伴随母亲三十多年,如今,被岁月的沧桑洗礼...

    • 没有父亲的年

      没有父亲的年 作者|枫林秋水 除夕夜,是团圆之夜,是亲情的凝聚,是对家的依恋,更是...

    • 父亲戒烟

      父亲已经戒烟十年了。在这十年里,我没有见到过他抽烟。有时候亲友将名贵的香烟递到他...

    • 夸夸女儿

      孩子是父母的心肝宝贝,像一件艺术品,需你欣赏;孩子像一朵鲜花,许需你赞扬;孩子是...

    • 明天你好

      明天,你好。 又是一年新春时,一岁年龄一岁人,一岁年长一岁心。 清晨,打开一扇窗,...

    • 春雨里的外婆

      春雨下个不停,还未完全退却的寒冷,让南方的小乡村多了一分柔情似水的烟雨情致。当年...